时光の印象

虽然今天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但毕竟不能影响你的生日,所以如同太阳般耀眼的你,生日快乐。

又是新的年岁的开始,又长大一岁,要加油啊!

你会拥有相当辉煌闪耀的未来。

你将会是这联盟里最厉害的剑客操作者,深藏不露的机会主义者,大名鼎鼎的剑圣。

祝你生日快乐,少天。

【片段】柠檬汽水

*cp为流潜
*ooc预警,校园paro,私设有,注意避雷
*一个多星期没更的我有点良心不安……

最适合夏天的饮料是什么?

对于流星来说,最适合夏天的,是柠檬汽水。

炎炎夏日,某一场球赛结束后,大汗淋漓的坐在板凳上歇息,渗过冰水的白毛巾盖在头顶,空气里滚滚的热浪和剧烈运动后飙增的肾上腺素相结合,获得胜利的兴奋过去后,疲惫与炎热就卷袭了全身。

疲乏的闭着眼,毛巾摊在脸上,却丝毫起不到散热的效果,身体和脸颊都带着灼热的温度,栗色的发不停的向下滴着汗珠,湿腻的黏在颈脖,让流星不适的皱了皱眉。

——真是糟糕。

突然,一只温热的手掀开了摊在流星脸上的毛巾,一件带着凉意的物品贴上了流星泛着红的脸颊,缓解了那股燥热,有少许清爽的气息环绕在流星鼻间。

流星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瞳孔触及阳光微微收缩,调节好焦距后,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头千万人都罕见难寻的蓝发和对方那张俊秀的、还带着红的脸。

“潜龙?”流星脱口而出那人的名字。

潜龙露出一个巧妙的笑容,轻轻晃动着手里握着、正贴着流星脸颊的瓶子,然后把它举到流星面前,“猜猜看这是什么。”

鼻间萦绕着碳酸饮料的味道,还夹杂着些微酸涩的气味,与空气中夏季的热浪交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清爽独特的气息。

几乎是下意识的,流星脱口而出。

——“柠檬汽水。”

“答对了。”蓝发的少年笑着将瓶子塞在搭档手中,看着栗发少年略为茫然的表情解释道:“这应该是,嗯,你答对的奖励。”

手中握着的汽水瓶壁仍带着从冰柜的寒气,一股凉意就这样从手掌卷袭全身,驱赶了身体的热意,但流星却觉得自己的脸颊滚烫,甚至更甚之前。

流星眯眼。

他那蓝发的搭档不自知的笑着,如同盛夏的艳阳,却又像那瓶柠檬汽水,冰冰凉凉的。

其实早已有了答案,栗发的少年突然就笑了,黑檀木色调的眼睛里染上了愉悦,如果是潜龙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讨厌。

————TBC?——————

我写得什么垃圾玩意……

【伞修橙】冰淇淋

※微伞修提及
※ooc预警,私设有,文笔渣,注意避雷

炎热的夏季,最不能缺的就是冰淇淋。

精致的玻璃杯中乘放着不同颜色的雪球,淋着不同的果酱。粉色的雪球淋着草莓果酱,味道酸甜可口,巧克力色的雪球淋着栗子果酱,香醇的可可豆夹杂着水果的甜美卷袭口腔,薄荷色的雪球是抹茶味的,一口咬下,清甜美味。

尚还年幼的苏沐橙在夏季最喜欢的就是吃冰淇淋,不是自己吃,而是看叶修吃。

那会子的叶修身上总带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举手投足间都是大户人家的做派,就连吃食,在苏沐橙眼里都是贵族般的优雅。

她喜欢看着叶修用他那双像艺术品一样漂亮的手握着银勺,轻盈的在颜色缤纷、淋着果酱的雪球挖出一块,动作流畅,苏沐橙当时还想着怎么都是挖雪球,为什么叶修的动作就这么好看呢?

苏沐秋还在的时候,一到夏季大暑就会带苏沐橙去吃冰淇淋,有时会点草莓圣代,有时又会是巧克力冰淇淋,味道不同,但他很少吃,更多时候他是笑眯眯的看着苏沐橙吃,自己则是在一旁喝着冰水,这时苏沐橙总会拉着他,硬是把冰淇淋塞他嘴里,和他一起享受冰淇淋。

后来叶修来了,就是三个人一起去吃冰淇淋。苏沐秋不吃,就点两份冰淇淋,叶修不说话,只是挖了一大块,也不吃,喊了声“沐秋”,苏沐秋下意识的回了一声“欸”,叶修就趁着他开口的瞬间把冰淇淋塞他嘴里,速度快的像抢boss首杀,看得一旁的苏沐橙一愣一愣的。

苏沐秋嘴里的冰淇淋化了,舌头一舔,味道甜甜的,是草莓味的,凉凉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可他看着正吃着冰淇淋的叶修,举手投足间皆是优雅,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心又烧起来了。

夏日里三人一起去吃冰淇淋一直是苏沐橙最美好的回忆,哪怕就是后来苏沐秋不在了,叶修又一次带着她去吃冰淇淋时,她看着玻璃杯里的冰淇淋,突然觉得又是三个人了——就好像苏沐秋从未离开过一样。

关于黑道paro的活化潜龙的一些设定

*ooc预警,cp微双龙微流潜注意,小心避雷

【活化潜龙】

名字是白龙

23岁

是潜龙不知从哪个贫民窟里淘出来的弟弟

和潜龙有没有血缘关系是个迷,但是脸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模一样,除了白色的头发和紫红色的眼睛

很少喊潜龙“哥哥”,大部分时候都是直呼其名

仿佛自带‘邪魅一笑’的技能和‘霸道总裁’的人设,不过只对哥哥潜龙启用

最近在沉迷土味情话和玛丽苏小说,经常拿潜龙作‘实验’,但是好像……效果不大

“潜龙你累不累?”

“白龙你怎么了?发烧了?”

“……”你他妈怎么不按套路来。

对哥哥潜龙抱有莫名强大的占有欲,似乎是个傲娇兄控,讨厌经常和哥哥接触的人(因为和潜龙平日很少见面不过潜龙很关心白龙。

所以对潜龙的搭档流星抱着相当大的敌意,关系也很差,通常一见面不超过三句话就吵架——

“玩枪的离我哥远点不然打爆你!”

“别以为你是潜龙的弟弟我就不敢跟你动手,竞技场十环来不来!啊?”

“够了啊你们两个不要吵架……打架也不可以!”→这是日常被搭档和弟弟夹在中间而头疼的潜龙

可能因为是情敌吧……

战力值贼高,和哥哥潜龙不相上下,左撇子,善用双枪,和潜龙被称为“双刀双枪”

曾经被某个传销组织洗脑而和哥哥作对,被潜龙逮着狠狠的胖揍一顿后带回了‘赤足’

在赤足不算高层人员却因为哥哥潜龙的原因偶尔会串串场,但基本上不怎么出任务

时常满世界的跑,今天在撒哈拉沙漠骑骆驼,明天就去
意大利划船

但不知为何在去过白俄罗斯之后突然多了种“和哥哥结婚”的念头

流星知道此念头后就十分警惕白龙

“潜龙我又接了个任务我们快走吧!”

“欸?可是我还答应了白龙要……”→一脸懵逼的被自己搭档拖走的潜龙。

————TBC?————

设定还有待补充。

【流潜】约会前的一次通话

*cp为(龙哥全篇没露面的)流潜,其余人友情向
*ooc预警,私设有,沙雕文章,注意避雷
*你的好友[吐槽帝]花王已上线
一句话简介:花王:你们约会秀恩爱为什么还要拉上我,心好累。
*写了刀子后良心不安的摸个鱼,有后续小甜饼

花王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神志不清,因为昨夜晚睡还是一副仍处于半梦半醒间的样子。

瞄了一眼床头旁的闹钟,很好,才七点半。

于是当他看见床头柜台上的手机仍在锲而不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响着时,花王深藏的起床气一下子就涌上来了。他满腹怨气的划开手机屏幕,力度之大甚至在屏幕上留下了刮痕,当看到来电人是自己的学弟兼好友流星时,才稍稍收敛。

流星一向很少会在大清早就给他打电话,这次这么急,怕不是出了什么事?花王想着,接通了电话。

这时花王并没有想到五分钟的他会无比后悔接了这通电话,甚至希望这通电话没有出现过。

“喂!花王学长,早上好啊!”少年清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没有打扰到你吧?”

你已经打扰到了。心里腹诽着,倒也没多生气,一开始因睡眠不足导致的起床气已经散的差不多,花王也没多计较,他道,“没有吧,流星你这么早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的少年沉默了一会,很快又开口,语气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甜蜜和羞涩,“花王,和喜欢的人约会……要准备些什么啊?比如说该穿什么衣服之类的……”

花王听后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急事大事,原来只是和喜欢的人约会而已……

!!!??

意识到对方言语内容是什么意思的花王感觉自己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等等流星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不对你竟然比我先脱单了说好的一起单身,谁先脱单谁是狗呢?被流星你遗忘在大明湖畔了吗?!!

脑海思绪转眼间千回百转,花王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喉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流星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竟然连我都不知道?”

电话那头的流星乐呵呵的回答,“啊,这个嘛,不是女朋友,昨天才告白,说好了今天约会,所以花王你不知道很正常。”

花王心道原来如此,难怪自己不知,心头轻松不少,下一秒又因为流星话间的句子大脑当机,“不是……女朋友?”

“嗯,是男朋友。”流星语气轻松,与花王受到打击的沉重三观形成对比。

“是谁啊?”

“潜龙。”流星的音调拔高了少许,带着兴奋和几分炫耀,像是帝王提及最珍爱的名贵宝石,骄傲之意溢于言表。

“……”花王诡异的沉默了,他觉得喉咙有些干哑,“你最好别告诉我就是高迅的那个远房表弟,不然我会……”发疯的。

“对啊就是高迅的那个远房表弟潜龙,他是我男朋友,我昨天向他表白,他答应了。”流星打断花王接下来的话,他现在一回忆起昨天的情景就高兴的几乎发疯。

“……”花王彻底沉默了。

所以流星你实际上是个基佬而且还和我发小高迅的远房表弟搞到了一起?花王面无表情,他觉得他在这个并不平静的早上得知了太多消息以至于他现在内心突然就很平静了,所以花王觉得就算下一秒有人告诉他奥尼和高迅早就暗度陈仓搞在一起并打算去荷兰结婚他都不会惊讶了。

然而此时的花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揭露了一个真相。

花王: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但是电话那头的流星压根不考虑好友的心路历程,他一提起自己男朋友就兴奋的喋喋不休:“花王我和你说啊,潜龙他这个人当风纪委员的时候,我有一次和穿云箭他们去网吧打游戏,溜回学校的时候他看见我都没记我名字我还以为他不知道我出去过呢,结果你知道吗!第二天穿云箭他们就被巴菲斯抓住训后来我才知道潜龙他把其他人的名字都记了,只有我没被记名啊!只有我啊!我对他而言果然是特别的吧!?”

花王表示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告诉流星潜龙对高迅自己还有核能猫猫等人都是这样,潜龙他只是想报复上次穿云箭他们把卡洛斯的乐谱弄丢间接害的潜龙被鼓动追而已。

“还有还有啊,每次我和疾电他们踢完足球,潜龙都会把水分给我。哦说起足球我就想到每次踢足球就和潜龙配合的很好啊!真是开心!”电话那头的流星继续聊自己的男朋友。

花王想流星你每次踢球都不带水,潜龙会借你水喝多半是出于好心——然而花王并没有考虑到另一种结果:其他人比如好心的核能铁甲会不借水给流星吗,更何况流星每次都不带水潜龙每次都借,这不是爱情是什么?(社会主义兄弟情x)

不过流星和潜龙的配合很默契倒是真的。

眼见电话那头的流星还有继续喋喋不休的趋势,花王为了保护自己的耳朵和幼小的心灵,当机立断,“流星,刚开始的时候你不是问我约会的事吗?”

电话那头:“……好像是哦。”

“那你和潜龙约了什么时间?赶紧准备一下。”

“九点半。”

花王看了一下时间,很好,八点钟都不到。

花王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发飙,合着流星你八点钟都没有就打电话来问我恋爱问题,我一个单身人士又没谈过恋爱就算你来问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更何况恋爱咨询什么的,疾电或者猫猫不是更合适吗?

心好累。

“我觉得你像平时那样就可以了。”

“欸?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信我。”

“不需要在带些什么东西吗?比如花啊……”

“……流星我觉得你可以试试带玫瑰。”

“哦,谢谢你啊花王。”

不用谢,真的,只要以后你不要再大清早的把我叫起来就为了问恋爱问题我还是个未成年没谈过恋爱我也不懂,所以不要随意问我就可以了——“不用谢,我先挂了,再见。”花王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瞄一眼闹钟,很好,七点五十五分。

花王决定会被窝里再补一会眠,一个早上知道了太多惊天消息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意识朦胧前,他最后的念头竟然是最好不要把流星和潜龙在一起的消息告诉高迅,不然他那护短的发小绝对会搞个大事情。

————END————

写了刀子良心不安中……
想补几块小甜饼……

※流潜
※ooc预警,文笔渣,注意避雷
※大概是江湖paro

那把唐刀终还是穿过那人的胸膛。

流星的唇角留下一抹刺目的血迹,红得像刺穿他胸膛的刀的主人的眼。

有少许鲜血溅到执刀之人身上,连带着那头万人里都罕见难寻的蓝发也染上了猩红,可那蓝发青年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似乎还夹杂着愤怒、震惊等复杂的情绪——流星却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有看错看漏那双如同流动的红玛瑙的眼里一闪而过的剧烈怮哀和隐藏着的……爱慕。

“流星……?”蓝发青年的语气小心翼翼,手中的刀却不再前进半分。

流星看着昔日旧友的眼睛,那双曾被他称赞如同名贵的红宝石的眼睛,他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那双红瞳里伤痕累累狼狈不堪的自己——也只有自己。

这让流星感到愉悦,巨大的、莫名的、不可理喻的快乐将他包围,仿佛踩在云端行走般飘飘然的愉悦,那一刻流星几乎不想去管身上致命的伤,他只想把那人抱在怀中亲吻,哪怕对方和自己一样伤痕累累,哪怕对方手中的刀刃仍刺在自己的胸膛,但他只觉愉悦。

于是他也按自己所想的做了,他向前踏了几步,不顾利刃更加深入伤口带来的剧痛和大量涌出的鲜血,无视旧友惊慌失措的眼神,伸出手扯过对方的衣襟,趁着那人愣神的瞬间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带着血腥味的吻,流星用力的吸吮着潜龙的唇舌,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道,铁锈的味道顺着二人相互交缠的舌尖蔓延整个口腔——那是流星的血。

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流星才松开潜龙,那人红玛瑙色的眼瞳微微失神,焦距放空散涣,见此,流星凑到还未回过神的潜龙耳边,用生命最后的气力缓缓说道:“潜龙,我就快要死了。”

潜龙闻言瞳孔瞪大,似有回神。

流星却不理会,仍缓缓道,“我就要死了……可是我很开心……”

“一想到我死后你却仍活在这世上,不得不背负着你那无用的责任感活着,忍受这世间种种苦难,而我已解脱,可你却得用余生来铭记我……一想到这点,我就感到……万分的愉悦……”

“你杀死了我,潜龙。”

说罢,栗发青年已气绝,轻轻合上他黑檀木般的眼睛,头搭在潜龙肩上,再无生息。

栗发的青年染着血的笑容和最后的遗言像是恶毒的诅咒盘旋与潜龙心头,口腔中残留的血腥味似是那人烙下的记号,宣告着他余生的命运。

潜龙突然感觉一股难以言喻的悲痛像狂风骤雨似的从心口蔓延至四肢百骸,连带着骨骼也像无法忍受的嘎嘎作响。

“卡塔——”那把穿过被潜龙亲手杀死的恋人流星的唐刀如同感应到主人的悲痛,不堪重负,一分为二。

潜龙却不觉,他整个人都沉浸在内心纠结复杂的情绪中,脑海却清醒的可怕,他葛地意识到:

刀已断,人已逝,他的心终还是变得和他的血一般冷。

这世间此后再也没有能使他心变热的人了。

————END————

Grayson太太流的一方死亡√

我第一对写刀的cp竟然是流潜!

昨天看了一天的《陆小凤传奇》,现在满脑子都是江湖少年人……

【流潜】Story

※cp为流潜,其余人友情向
※ooc预警,文笔渣,注意避雷
※只想写个青春期的少年,校园paro

流星和潜龙的相遇是在一个雨天。

那时的流星拖住沉重的行李箱站在十字路口,等着对面的红灯变绿,秋季连绵的细雨让流星难得的感到烦躁,水珠顺着他栗色的发向下滑入制服衣领,湿腻的感觉让流星不适,他转动着行李箱,轮子撵在凹凸不平的地面发出细微的声响。

突然,一阵‘铃铃铃’的铃铛声夹杂着雨水溅在水泥地的声音闯入流星的耳中,他下意识的往左迈开几步,一辆灰黑色的自行车就停在了流星身旁,一个蓝发的少年打着把透明的伞从自行车上下来,一手撑伞一手推着自行车等绿灯。

——这时,潜龙出现了。

出于习惯和对生人的好奇,流星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身旁的少年,那人有着一头蓝色的半长发,用发绳束成马尾,发梢微微下垂,滴下少许水珠,白衬衫的袖口被雨水渗湿了一部分,黑马甲下部的颜色甚深,流星还挺好奇为何对方明明是男生却留长发但却没多问,继续观察蓝发少年,视线却无意间与对方相撞,被当场抓住‘偷窥’的流星到也不觉尴尬,只是眨眨眼睛移开视线,什么也不说。

两人之间保持着沉默。

绿灯恰好亮起,流星刚打算提着行李箱过马路,旁边的蓝发少年突然一扬手,透明伞就轻飘飘的飞向流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流星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伞,只见那少年已经翻身起身自行车淋着雨过了马路,期间还扭头看了流星一眼,他的身影随即就消失在细雨中。

流星撑着少年刚丢给他的伞,怔在原地回味刚刚蓝发少年看他时的眼神。

蓝发少年乌黑的眼瞳透露出对陌生人的善意和关心,除了让流星心里感到些许暖意的同时也浮现出对那人无谓好心的嘲弄,但心跳似乎也加快了不少。

——确认过眼神,是让我心动的人。

还是赶紧走吧。流星回过神边撑着伞边拖着行李箱过了马路向学校走去,等有机会了再把这把伞还给刚才那人。

虽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流星意识到这一点时心里莫名的感到失落。

于是等流星拖着在他看来沉的堪比泰山的行李箱到学校的教务处报道完,领了宿舍的号码牌并爬了三层楼到宿舍302门前时,他已经累到把‘还伞’这件事给忘了的地步。

一个宿舍有八个人住,但听管理员说302比较特殊,因为招生人数的关系,这个宿舍只有七个人住,留有一张空床。

大学要相处四年的舍友会是怎样的人呢?流星怀着这样的期待和疑问推开了302宿舍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四张上下铺铁架床,右边第二张床的下铺已经布置好了床套被单等物品,床底下似乎还塞了个行李箱,其余的床仍是空荡荡的。

看来自己是第二个到的。流星对此还算满意,虽然不是第一个到的让他感到有些意外,但也没什么好埋怨的。

流星没有第一时间选择床位,而是走近两步,习惯性更细致的观察这间自己要待四年的宿舍:

四张床,两间厕所,其中有一间正关着门亮着灯,水流声传入流星耳中,刚刚离得远了没听见——看来是第一个到的舍友,厕所外侧有一个还算宽敞的阳台,透过铁丝窗流星能看到对面的枫树,部分红色的枫叶落到了窗缝间。

看来C大的住宿条件还是很不错的。流星满意的得出了这个结论。

恰好这个时候亮着灯的那间厕所打开了门,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黑色T恤和白色短裤的少年,脖子上还搭着白色毛巾,蓝色的发还向下滴着水。

刚出来的人和流星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两人面面相觑,气氛很安静。

流星黑檀木色调的眼睛盛满了惊讶还混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欣喜——这个少年就是那给他伞的人。

蓝发少年开口打破了寂静,“你好,你就是我的舍友吗?”

流星立刻摆出他极具欺骗性的爽朗笑容,营造出一个开朗活泼的少年的形象:“是的啊,我是流星,你很快嘛,你是?”

“我是潜龙,请多多指教。”潜龙说着走到自己的床位,擦了擦自己还滴着水的头发,又问流星,“你不先放行李吗?”

“当然放啦,你睡那边吗?我就选你对面好了!”流星把行李箱移到潜龙对面的床铺放好,视线触及到夹在推行杆上的雨伞时又像想起什么一样取出雨伞扭头对潜龙说,“对了,这是你之前借给我的伞。”然后就把伞递给了潜龙。

潜龙的表情有些惊讶,“没想到你会是我的舍友啊,这把伞就送给你了吧。”

“这么看来我们很有缘呐!”流星一副很开心的模样,黑檀木般的眼睛完成月牙。

潜龙却是从枕头旁翻出一条白毛巾盖在流星头上,“我觉得你还是先擦擦头发吧,然后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不然很容易感冒的。”——他指的是流星之前被雨淋湿的栗发和制服。

被毛巾遮住脸的流星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这人三番两次对他表示关心,真是稀奇又愚蠢,对一个不熟悉的人这么好心。如是想着,心跳却是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着。

流星丢给潜龙一句“谢谢”,打开行李箱胡乱那几件衣服就像逃避着什么一样冲进厕所,留下潜龙整理着自己的物品,继续等待下一位舍友的到来。

————TBC or END?————

回顾了一下第一季的1~5集,惊觉流潜真的很甜,完全就是青春校园风,风华正茂的少年们黏黏糊糊的谈个恋爱什么的(暴哭jpg.)

想写流潜的怪盗paro……热衷于盗走华丽名贵的宝石的怪盗流星无意间发现一直追在他的警察潜龙的眼睛就像自己喜爱的宝石一样随即对潜龙一见钟情展开又甜又虐的恋情什么的。。简直不要太棒

有谁能投喂我一下怪盗paro的流潜图啊啊啊(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流潜校园paro,其余友情向
※瞎摸的沙雕段子,无敌ooc预警
※回顾了一下第一二季,发觉流潜真的甜到飞起,疾流潜三箭头我能吹一年
※一句话简介:那些年疾电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流星和潜龙的座位隔了一个大组。

这就间接的导致了两人的交流不便而不得已改用传纸条的方式来交流——虽然大部分都是流星传给潜龙的单方面交流。

曾一度被隔壁班的黑帝嘲笑: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竟然还用传纸条这种小学生的交流方式怕不是假的高中生。

听到此话的流星微微一笑表示不在意,并在下午两班的足球友谊赛中把隔壁班的球门射了个4:1,比赛结束后还对黑帝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让花王直言:“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

对黑帝的发言毫不知情的潜龙还因为流星神勇的表现和超水平的发挥而惊异,甚至怀疑流星是不是被什么妖魔鬼怪附身了x

睡醒无意间目睹了一切的疾电:……我什么都不想说。

回归正题,疾电坐在流星和潜龙隔的那个组的后排,他们三个刚好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于是坐在后排的疾电每次与周公下棋下得忘我的时候,就总会被双方中的其中一个丢来的纸条砸醒,还不得不把纸条给另一个人,才能继续睡觉,否则流星绝对会不停的打扰他直到他愿意转交纸条才罢休。

疾电表示他真的很委屈。

明明是流星和潜龙两个人谈恋爱,为什么要拉上他?

他只是想好好的睡个觉,为什么就这么难呢?人艰求不拆。

一个好好的佛系少年就这样被硬生生的逼成了神助攻。

然而不管疾电的心情如何复杂,流潜二人仍然继续着他们传纸条的交流方式。

并且有传纸条的频率越来越高的趋势。

后来有一天,终于忍不住的疾电在下课去找了潜龙,十分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对流星和他有着浓浓的同学爱,和流星跟他传纸条给自己带来的困扰,希望潜龙能适当的制止流星。

潜龙表示明白并信誓旦旦的保证绝不让流星继续打扰疾电。

疾电在心里送了一口气,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然而第二天,疾电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

流星是没有继续传纸条,他改用传纸飞机。

原本陷入睡眠的疾电突然被纸飞机飘过撞醒,看着左手边冲他眼神示意的流星和桌面上的纸飞机,疾电觉得自己想不顾人设的暴打流星。

但是不行,因为会ooc。

所以疾电还是很‘和善’的把纸飞机转交给右边的潜龙——如果忽略被他扭到皱成牛肉干的纸的话。

疾电:我劝你们善良。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流星和潜龙在一起都没有改变,但是久而久之,疾电也不得不习惯给这两人当‘信使’,只是每次看到流潜二人黏黏糊糊的时候,他的脑海都会浮现出一句: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END————
*选自《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我对于疾流潜的感情其实挺微妙的哈,如果三箭头里疾流在一起了,留龙哥一个“没有姓名”我觉得很难接受。但如果是流潜在一起就不一样了,疾电一个人看着秀恩爱的流潜二人无意识吐槽偶尔做一下感情咨询开导,看着仔仔单身无cp我莫名的觉得很爽,我可能是个假的疾电厨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