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不孤

倘若不能接受自己笔下oo到没有c的角色,你还搞个锤子的同人。
是个神经质的菜鸡文手。
混乱天雷。

Q:有看过什么特别虐的cp吗?想去吃点刀

看看题主的背景和ID啊!!!都是混布袋戏的人了!!!还有什么刀子没嗑过啊啊啊!!!霹雳金光一样虐啊!!

杜绝传销诈骗,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乱取的题目,OOC的人物,迷幻的剧情。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很雷,真的很雷,可以上雷文吐槽中心的那种雷

·一个双邪打击诈骗,迫害吞佛的故事


说好的文,@fengchanjianxue 



——————————————


吞佛童子,出身异度魔界,苦境出名的传销诈骗头子,前科累累,纵火历史多到数不清的心机公务员,曾经根据多年从业经验出版过《第一次婊人就上手》一书,在苦境异度魔界等地畅销大卖,销量和四魌界禁书《荒木纪事》有得一拼。


人邪·一剑封禅,​剑邪·剑雪无名,北域刀剑金三角之二,两位在北域享有盛名的绝艺剑客,被称为『双邪』,和吞佛童子有仇。


原因是双邪曾经前仆后继的被吞佛童子驴了,进而导致了一连串的凄惨后续,随后传遍整个苦境大地,甚至还被北域拍成了十分经典的防诈骗教育片,每代中小学生必看的那种。


​双邪从此就和吞佛结下了梁子,不共戴天的那种。


在听说吞佛出了书之后还不惜特地以自身经历为原型写出《北域双邪血泪教训》又名《防火防骗防吞佛童子》一书来抵制吞佛的《第一次婊人就上手》,从此两书开始了在书籍热销榜争榜一榜二的奇幻争斗。



俗话说得好,不是冤家不聚头。


某一天,吞佛童子和双邪在街上碰面了。没有前因,没有后果,变故就在一瞬间,如同狂风骤雨般来得太快太突然,三人在街上碰面了。


当时的气氛十分尴尬,颇有影视剧里大战一触即发的氛围,风飒飒,阳光在头顶却拉长了影,而周边又像早就预料好了一样非常神奇的空无一人,就他们三个彼此遥遥对望,大眼瞪小眼,你看他,他看他,他看你​,三人相看两相厌,皆是无言。


​然后三人就打起来了。严格来说,是双邪单方面围殴吞佛,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率先动手打吞佛一个措手不及,来势汹汹,穷凶恶极,试图一报当年被驴之仇。


然而吞佛童子也不是吃素,闪身避过一波攻击,找准空隙随即出手,又快又狠。三人你来我往,打得热火朝天,一时间什么暴风雪花火焰到处飞,不同样式的大招不要钱的疯狂出,各种各样的特效光影几乎闪瞎了早躲在几十里外偷偷看戏的一票吃瓜群众。


最后以剑雪无名一记“封雪名招”​将吞佛童子轰出几米,恰巧落在先前一剑封禅用“暴风剑流”开出的一片阳光明媚的废墟,见光死·吞佛童子笑容一僵,随即被双邪合招击中,差点不顾形象翻出个白眼当场昏死过去,随即就被双邪拎着不知从哪来的绳子绑了丢上一辆被改造的小电驴——一剑封禅和剑雪无名本来是打算去买菜再兜风四处转转的(就是约会),哪想好死不死碰上了吞佛童子,原本的计划也就泡了汤,三人一辆小电驴在一票吃瓜群众面前一骑绝尘的西行远去为结局。




佛学院知名教授一步莲华,在佛学界因造诣过高见解独到而素有“洗脑大师”“圣尊者”之美誉。


其在某一天下午被人敲开了家门,打开门一看,是一步莲华好友一莲托生的养子兼徒弟剑雪无名。


平日里与世无争的年轻人此时面若冰霜,眼神带狠,凌厉又帅气,​见到一步莲华后才稍稍缓了神色,两人礼貌的互相问候,气氛平静安和,充满着佛学气息。


一步莲华本想问剑雪无名为何来此,还未开口就见​剑雪拖出一个人来,一步莲华一看,乐了,是他那叛逆成性不知去哪混的弟弟袭灭天来的关门弟子,让佛门头疼已久的著名诈骗头子兼纵火犯吞佛童子。


剑雪无名摘下耳塞,三言两语同一步莲华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表示吞佛童子就交给大师您处理了。


一步莲华手捻佛珠,说好的,没问题,​送来我们佛学院进修一段时间,我教他重新做人。


剑雪无名点头说好,然后和一步莲华告了别​,转身就走,去找他家老娘们一剑封禅试图再续前缘搞晚间约会。


就剩一步莲华和吞佛童子两两对视。


吞佛童子不为所动,闭口不言,即使身陷敌营也维持着自己一贯的人设,一副你要杀要剐我宁死不屈的样子。


一步莲华睁开眼露出一个慈悲为怀的笑容,​浓浓的鬼畜之气扑面而来,看得吞佛童子后背一凉。



剑雪无名赶回停车的地方,一剑封禅正坐在小电驴后座上等他,​坐姿大马金刀,狂野非常,在剑雪无名看来潇洒帅气的一批,高声道一剑封禅还去约会吗?


一剑封禅看了眼看落山的太阳说天都要黑了菜还没买约个锤子的会,回家,我给你做饭。


​剑雪无名点头说好,心底却多多少少有些惋惜这次泡汤的外出约会。一剑封禅看穿了他的想法,安慰道下次再出来就不会碰上吞佛那厮,到时他俩爱去哪去哪,玩个尽兴。


于是双邪就骑着小电驴在黄昏夕阳的照耀下回了家。




半年后双邪外出约会时又在街上碰见了出狱结束佛学院进修的吞佛童子。不过彼时​的吞佛童子非以往的吞佛童子,在经历了一步莲华大师的洗脑悉心教导后的吞佛童子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其变化之大堪比傲笑红尘口中罪无可赦的疏楼龙宿变为眼里闪烁着对生活的热爱希望与光明的疏楼龙宿,让人不得不感叹佛门的洗脑渡化能力。


这次的三人没发生什么冲突​,因为双邪正蹲在茶馆吃瓜喝茶,一剑封禅吃瓜,剑雪无名喝茶,就单方面不远不近的看了吞佛童子一眼,也懒得去找麻烦。


一剑封禅剥了一碟瓜子推到剑雪无名面前,说​佛门那群秃驴的洗脑能力够强啊。


剑雪无名将一杯茶移向一剑封禅给他解腻,然后慢条斯理的嗑起了瓜子,不可妄言。


一剑封禅并不在意,却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提起另一事。


剑雪。

嗯?

晚上吃什么?​

你做,我吃。

包括荤食?

嗯……你不会。​

哈。​


          END



①剑雪带耳塞是为了避免又听到吞佛胡谄而影响判断,双邪都是带着耳塞来打架的

②吞看起来全程没说一句话(因为我不想让他说话)其实和双邪对打的时候有试图说话驴人然而对方根本听不见(。)

③我想上雷文吐槽中心(……)

太宰治掐着叶修的脖子,恶狠狠的说:“杀诫半斜影,剑风不留人。”


嗯???

·一个双邪仙山he的故事。

·OOC雷文选手,可以上雷文吐槽中心的那种(。)


一剑封禅在等一场雪。

山寺夜话

·一个不知所云的OOC俗套故事

·是剑雪无名X一剑封禅!→注意避雷

·跟朋友聊倩女幽魂衍生出的脑洞,凭感觉写得,文风很迷,BGM是《玉菩提》




天空是深黑色的,像一团晕开的浓墨,深沉而压抑。此时正落着雨,雨势颇大,击在屋檐栏杆上如同鼓乐,嘈杂,又似有迹可循。


闯入室内的风滚动本就不甚​明亮的烛火,明明灭灭的昏光模糊了佛经上的字迹。一剑封禅起身将窗关好,又折步返回书桌旁,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静心潜读的剑雪无名。


面容隽秀​的书生气质端和纯净,俏丽眉目间一派平和,不似那读圣贤书的腐朽儒生,倒似是误入凡间的佛子,比一剑封禅更像是这座庙宇的主人。


察觉到打量的目光,剑雪无名放下佛经,坦坦荡荡的迎上一剑封禅的视线,“在观何物?”


一剑封禅​语气随意:“非是何物,而是在观你。”


这话轻挑又直白,若是换个女子,失了些分寸,若是男子说,似乎带些不明意味和惊世骇俗,可一剑封禅的态度又过于自然,剑雪无名竟也是无半分惊诧。



人们总是不缺山间鬼怪一类的传言故事的,比如食人的树精,比如与善良儒生春宵一度的妖美女鬼。


剑雪无名不过是个机缘巧合下来到寺庙中避雨的崇佛书生,而寺庙的主人,是一剑封禅。


赶在落雨前进到寺庙,散着棕色长发的主人赤着足提着灯带他入一间干净厢房,脚步声轻不可闻,明灭光火间容颜妖如山间蛊人的艳鬼,剑雪无名目不转睛的看他,“你非人矣。”


那主人家扬唇,“既知我非人,却还是入内。”他几乎大笑,“你想渡我?”

​他模样是生得极好的,长眉凤目,肤似古瓷,身形挺拔却又带些柔,狭长眉眼微挑,既邪又妖,摇曳烛火间,当真如故事里食人精气的蛊人艳鬼一般了。


崇佛的书生合上佛经,不再言语,只一双蓝盈盈的眸子看着​这山间孤鬼,眼神是澄澈而柔软的。


孤鬼啧了一声,​心间不耐,遂将书生扑至身下,桌上的灯盏烛焰微晃,孤鬼直视着书生清澈的蓝眸,去解他的衣带,“所以说我讨厌那些秃驴。”

书生未曾制止他的动作,只是伸出比鱼肚还白的手指,细细的抚着孤鬼棕色的长发,松开几条小辫​,“为何滞留,不去转生?”


孤鬼闻言,停下手上动作,茶红色眼瞳荡着摇曳烛火,凝和成了浅浅的笑意,“哈…等你来渡我?”​


“难矣。”​

半阖眼眸,佛经之上白纸黑字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心却浪潮翻滚,终是难平。


那蛊人的孤鬼于是纵声大笑,散开的棕色长发倾泄着随之晃动,​妖丽眉眼晕开一片特异风情,“来渡我吧,剑雪。”


长叹一声,书生将孤鬼揽入怀中,翻身压上,附身去吻他,以此堵上他的笑,惯于翻阅佛经书籍或是执剑的手挑开轻薄衣衫,触及冰冷的胸膛,随即深入,索取更多。


墙壁上被摇曳烛光映出两道交缠身影。


窗外的雨还在下,已转为绵绵细雨,气温下降,冷风呼呼,却是吹不入这间厢房内了。​




待剑雪无名悠悠转醒,已是卯时了。窗户半开,雨已停,茫白天空浮出半轮红日,天色犹是几分昏暗,​有微风吹入,剑雪身上披着件厚衫,也不觉冷。伸手抚上身侧,空空如也,只有淡淡余温告知主人刚离去不久的讯息。


剑雪起身,披着那件不是他的厚衫赤足踏出厢房,抬眼就看见了倚着房柱​坐于木制地板的封禅,他正半阖着眸,散着他那头绸缎似的棕色长发,未穿鞋(兴许是没有鞋可穿),身上只一件薄衫,外露的皮肤上还带着明显的红痕,眉目间是未消的春情。


于是剑雪放轻了脚步接近他,​伸手想抚他的眉眼,却见他懒懒的抬眸,哑着嗓音道一句,“早安,剑雪。”


​剑雪静静注视着他,眼神柔和,心情是无理的喜悦,不由得轻挑唇角,笑道:“早安,一剑封禅。”


天已全亮了。​


          END

【双邪】北域的那些事 2

①动物化,oo到没有c,无剧情

②是剑雪无名X一剑封禅!→注意避雷

③剑雪生日快乐ww



          07


剑雪无名不是一只普通的金雕。


除了异于常雕的绿羽和饮食习惯,他还体现出了极高的天赋智慧,时常会提出一些看似幼稚实则暗藏佛性哲学的问题,比如“火为什么叫火”​“生命存在的意义”一类的。


每次剑雪无名发出类似的疑问,都是由​一剑封禅负责解疑答惑,偶尔被问得烦了,北极狐就会拿爪子压着绿羽金雕的尾羽,语气无奈道:“你是小朋友吗?问题这么多。”


“你我年岁相仿,何出此言?”​剑雪虚心提问,眼神诚恳,让封禅于心不忍。


“问这么多问题是小孩童的专科,弄得大人很烦躁。”封禅叹气,“罢了,最后一次。”​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当绿羽金雕再度发问时,北极狐还是会耐心解答。


​可以说不愧是凶猛的肉食系飞禽,把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狐狸拿捏得死死的。


          08


一剑封禅居住的地方叫冰风岭,坐落于北域高峰的山头,终年低温,落雪​不断,亏得一剑封禅是北极狐,耐寒,风里来雪里去的,倒也无碍。


剑雪无名虽是出身九峰莲潃,却还有一处居所,名唤梅花坞,顾名思义,周边栽着数棵梅树,春冬时节落英纷纷,整个梅花坞都飘着梅香,剑雪无名爱梅,时常滞留在梅花坞,卧于花树下憩息。

梅花坞和冰风岭差着一大半座山,一者位于山腰,一者接近山顶。但因着一狐一鸟本事神通,来往倒也没有诸多不便。


后来某一年的初冬时节,原本打算在冰风岭过冬的一剑封禅突发奇想,去梅花坞​看望自己的好友。


心动就行动。一剑封禅无愧于他人邪之名,​随意整理了一下居所,又设置一些陷阱避免自己的住所被其它动物摧毁,当即就上了路。


途中他路过一处园林,内有成片的梅树,虽是初冬,却已开了大半,白梅似雪,红梅如血,偶尔落下些,飘凌着也是道美景。一剑封禅见着开得灿然的梅,不由得想起自己那爱梅的友人,于是心念一动,竟是越入园中,寻开得最盛的一棵梅树,轻轻巧巧的攀上树,再折下一枝白梅,动作之熟练令人发指。


一剑封禅咬着梅枝,只感觉一呼一吸间皆是幽幽清香​,心里突然就有些理解好友的梅的喜爱不无道理。抖抖尖耳,一剑封禅跃下梅树,踏着风和雪,携着给好友剑雪无名的梅枝,再度上路。


​一剑封禅脚程是极快的,待他到达梅花坞时,折下的梅枝还泛着新鲜的雪水。一剑封禅是晓得他那奇特好友的个性的,他踏入梅花坞就直奔落英最多的一棵梅树,果不其然,一只沾满梅花合着白雪的绿色蓬松毛球就躺在那。


一剑封禅​伸出爪子去碰那毛球,还没摸到柔软的绿羽,原本睡着的金雕就醒了。“一剑封禅。”剑雪无名尚还迷糊,蓝盈盈的眸子里还残留着些许水雾,就见风尘仆仆的好友咬着一簇梅枝,离他不过数尺,茶红色的眼瞳亮晶晶的看着他。


一剑封禅松开牙关,将梅枝交予剑雪无名,换来对方一个疑惑的眼神,“路上看到的,送你了。”​天知道一路上他咬这梅枝多辛苦,不能太用力留下牙印,又得避免赶路时损坏梅枝,咬得他下颚酸痛不已。


然而辛苦是值得的。剑雪无名显然对此喜爱非常,小心翼翼的接过,再将其安置,​蓝盈盈的眸子像是因为喜悦而发着光,如同珍贵的蓝宝石,一剑封禅素来是爱看他这番模样的,心下倒也宽慰几分。


​待剑雪无名安置好那梅枝,一剑封禅已瘫在白雪落梅上了,尖耳抖抖啊抖抖啊的,看得金雕心痒,然后一狐一鸟就都瘫在梅树下。先前一剑封禅攀梅树折梅枝,染了一身梅香,现也没消退,而剑雪无名在梅树下卧得久了,那香气就像缠上了他似的,怎得也不退,幽幽清香,倒让一剑封禅打趣他是梅花仙转世成精了,剑雪无名沉默,稍稍展开羽翅凑近一剑封禅,绿羽金雕温暖的腹部贴着北极狐的后背,让狐一个激灵,差点反身一爪子过去。


“你身上也很香。”剑雪无名说,金雕身形比北极狐大上不少,只是稍展身形就已经一剑封禅笼入身下,贴得近,他能轻易嗅到好友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 。


“哼……”一剑封禅忽的就没话说了,只好冷哼一声保持气势。


那年的冬季,一剑封禅是和剑雪无名一起待在梅花坞度过的。

          TBC

Q:热衷于磕BL的你,心中有没有放不下的BGcp?

素还真X风采铃

“我不惊动美梦,别醒,别醒啊!”

剧播三十年女主角就死了二十六年……


燕归人X断雁西风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这句话由西风小妹来说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殢无伤X妖应封光

“幸好,你心动的不多。”

关于单身和相亲

⒈现代paro,是oo到没有c小段子,慎入

⒉是剑雪无名X一剑封禅!→注意避雷!

二人论+轻微吞佛提及注意

⒋其实就是想写名台词魔改



一剑封禅对相亲这件事嗤之以鼻。


毕竟在他看来,与其花费时间去所谓的相亲或者谈恋爱,还不如去找谁打一架或者思考下午茶的时候做什么甜点给剑雪来得有意义。


他曾铿锵有力的说:“等吞佛那个混蛋结束单身了再来说我吧!”


和他当了三年高中同学,四年大学同学,七年舍友且已经脱单的蝴蝶君吐槽,“你哥已经和工作喜结良缘了。”——吞佛童子对于工作的狂热程度已经到达匪夷所思的地步,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这家伙无论是台风暴雨还是地震火灾,哪怕是疫情严重时期也坚持不懈风雨不停的打卡上班,在公务员遍地的异度魔界企业仍是别具一格鹤立鸡群,其敬业精神令人惊叹。


另一位同样是和他当了三年高中同学,四年大学同学,七年舍友,可能还要算上两年初中同学的剑雪无名没什么表示,“一剑封禅你高兴就好。”


所以,二十八岁的一剑封禅,即使有房有车,长得很帅,但还是单身。


剑雪无名,面容隽秀,为人正直,低调良善,博学好思,一双澄澈漂亮的蓝眼睛迷倒过多少男女老少。然而,样貌十八岁年龄二十八岁的剑雪无名,也是单身——照理说,不应该。


不过剑雪家里人好似完全没把这事放心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信佛的缘故,一莲托生和玄莲对剑雪无名的感情生活一向管得很宽,无论是学生时期还是毕业后出来工作,都是“一切随缘,你喜欢就好。”的态度,不喜欢的话剑雪无名单身一辈子也没关系。



然而一剑封禅和剑雪无名的关系好的微妙。


打个比方,按蝴蝶君的说法就是高中时期如果三个人在宿舍里偷偷摸摸的开着不违反校规的小功率电器吃火锅,那么锅底一定是鸳鸯锅,而两人夹起的第一片菜一定是给对方的,菜也一定是对方爱吃的,当时还在追公孙月的蝴蝶君自认为已经脱单,还是觉得三个人里自己不能拥有姓名,虽然他也不想有姓名就对了,三人之间的塑料花友情可见一斑。


反正在二十八岁的蝴蝶君在苦追公孙月数年后终于抱得美人归,甚至都已经结婚了,他的两位舍友还是单身,这倒让蝴蝶君大为疑惑,高中时期还眉来眼去大学时期就已经和老夫老妻无异的两人居然现在都还单身,匪夷所思。



某一日的谈话似乎揭露了原因。

“我让你去相亲你肯不肯?”一剑封禅突然发问。

“有何不肯。”剑雪无名迅速回答。

“那你为何还单身?”一剑封禅不依不饶,誓要问出个答案。

“因为你还单身。”剑雪无名回答得干脆利落,眼神坚决,话语铿锵有力。


推门就听见这迷之对话的蝴蝶君看着两个多年舍友,眼神复杂得难以言喻,“你们是在说什么新型的相声吗?”


你单身他单身,凑一对不就好了吗。


          END


◎一剑封禅和剑雪无名最后还是脱单了。

◎灵感是列表的道友发的一条说说